用户名: 密 码:    
  站内公告
 
  最新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知名中医  
 
   
 
中医药对治癌症的疗效评价与定位思考
作者:小编  来源:中国民间名医网
 
640.png

薛应中()为习近平入党介绍人梁玉明诊治
1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2015年全球有880万的人死于癌症,几乎占全球死亡总数的六分之一,六个死亡的人口里面,就有一人是因患癌症而死,占死亡人口的比例约16.7%,为全球主要死因之一。由于癌症预后的恶劣性,多少年来一直被人们视为“不治之症”,是一种不可医治或医治不好的疾病。但在临床上,我们又常常看到某些癌症病人,其饮食、生活习惯各方面都很健康,几乎找不到任何的癌症致病因素,但在体检后,会发现身体里长了肿瘤。对于这种种情形,着实令很多医家费解。
按西医的描述,癌症是细胞疾病,其发生是由基因突变产生的。但现代生物医学模式的各种理论,并不能解释癌症的全部现象,更不消说其内在的本质差异。人类应对癌瘤之思路,很多是以往少量成功后的顾步自封,希望一劳永逸地解决千差万别的癌症。
癌病症情复杂,不同部位癌病表现出各自特征性的局部表现或特殊证候,初学医者临证所见与教材往往不一致,难免困惑或无从下手。
癌症治疗的难处尤其在于,癌是自体细胞之变异,或说自身细胞之“异化”。癌与自身细胞同根、同源、同种。可杀死癌的,往往也伤及正常;“补益”正常的,一不小心可能也补益了癌。
相对而言,中医有长期治疗肿瘤的独特思路,丰富的治疗经验主要集中于中医癌症成因与病机的治疗。我行医六十年,深感从中医角度分析癌瘤生发与转移的病因、病机、病理和途径,应用中医药防治肿瘤转移,是更宽广的思路及研究方法。因为中国医学对肿瘤的发病机制有其独特认识,不仅认为它是一种全身性疾病的局部表现,还认为它是一种以内因为主的发病机理。中医学的宝库中更存在着防治肿瘤的宝藏,当然只有掌握了正确的思路和方法,才能够打开它的大门。
清代名医徐大椿说:天下之事,惟以口舌之争而无从考其信否者,则是非难定。”所以医生要有突出的临床实践与成绩,不能“偶尔得效,自以为功,其或无效,或至于死,亦诿于病势之常”。尤其对于真正的民间良医而言,同样不能将疗效寄托于口头介绍或口口相传,而是要有完整、真实的病案记录和深入的辩证思考
2
20105月,云南人何荣德臂上长出一个东西,而且越来越大,用手挼一下,还能动。西安在四医大检查做火检化验住了近二十天院,花了两万块钱医生确诊是软骨癌,说“先做手术吧”。手术做完但不久又长出一个大包,需要用导管来吸。
患者和家属都愁眉不展,一动手术还会长,再动手术还会再长,人体又能接受得起几次这样的大破坏?于是又去找他们的主任主任建议从臂根处截肢,“然后再进行化疗。
截肢手术的费用大概是四、五万元。病人家属把所有的片子和诊疗材料都拿找了两个教授看。其中一个女教授在汶川大地震一直都在现场抢救治疗,水平和医德都广受称赞。还有一个是六十多岁的老教授,也是德高望重。两人的意见一致,认为除了截肢,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们家属赶快下决心,而且一定要在一个星期内过了之后,就是截肢也来不及了。
病人费了一番周折后找到我。当时,虚弱至极的他表面轻松,生死看淡,但看得出心理负担很重,灰暗夹带黧黑的面容,折射出严重的气虚态。手臂上的肿瘤再生,显然对他构成了重大的打击。
640 (1).png
薛应中大夫为何荣德()治疗 
如前所述,肿瘤实际上是一种全身性疾病的局部表现,局部肿块切除了,但许多患者还是发生了转移,肿瘤转移常由六腑转移至五脏,脏腑或体表肿瘤则易转移至骨骼,肝癌、肺癌及乳腺癌常常转移至骨或脑。这说明肿瘤细胞并没有真正清除,这是以后复发转移的基础。
当肿瘤转移至五脏肝肺或骨、脑时其病位最深(有时甚至可说是病入膏肓),多属恶性、晚治疗最难。所以按何荣德这位患者的情况,他的肿瘤清除难度的确很大,复发几率高。
当然这些话我没有对患者明言。我的诊断是外受寒湿之邪,深中于骨,与正气相搏,气滞血瘀,伤骨耗髓,渐成肿物。当患者问我为何手术后又重新长出,我告诉他,人体感受外邪后,都会有一个营卫的郁滞,如果反复外感,气血流通不畅,则会扎根于某个地方,营养某个部位,长出多余的部分。
于是开始给病人扎针,吃中药,用扶正祛邪之法,兼以养血益气、肝肾滋补、健脾和胃的药物减毒增效;一个星期后,患者手臂的瘤块就开始缩小。八个月后,又到省医院去做了个检查,化验了血项,发现各方面都正常了。煎中药停了一个月后,又给开了一些丸药,后来一切都正常,与健康人没有什么区别,每天坚持锻炼,散步一两个小时。
我接治何荣德直至完全治愈,前后历时八个月,患者花费不足一万。如果他在医院接受治疗,截肢的费用包括放化治疗、终生服药等,恐怕没有几十万下不来。这不是一般老百姓所能担负的。
药物使用不当,很多的确会有毒副作用,但我对于癌症患者,从不开药性峻厉之方。这也是为病人着想。癌症病人体质都弱。但这种顾虑,医院是没有的,他们只想着把肿瘤切除,就大功告成了。何荣德手术伤了元气,这一点无人提及,患者还得感恩。但实际上,如果不手术,我治愈患者所用的时间还会更短。
这些年的行医历程中,我总不断地会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说医院不让病人写保证书(免责告之书),医生还敢不敢进行手术?毫无疑问,他们是不敢的。切除肿瘤,他们可以做到,但在更深更广的医学领域,在真正救死扶伤的现场,他们心里是没数的。很多癌症手术太过随意,太过冷漠,令人心寒。 
3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软骨瘤是一种慢性病,需要长期治疗。许多医家都观察到癌症的时间特性,它的形成历时“经年”,造成的后果就是治疗困难,尤其是后期脏腑衰竭,癌肿结而不散。从正常细胞到演变成癌细胞,再到形成肿瘤,通常需要不为人所知的1020年,甚至更长。所以那两位专家的治疗方案是有问题的,好象上午确诊,下午就必须住院,第二天就开刀,否则就回天无术。这样害人不浅了。
 
640 (2).png
何荣德的诊断报告和手术记录 
越是慢性病,越是更需要讲究战略和战术。有经验的中医,会因“质”制宜,也就是要具体考虑肿瘤本身的数目、大小、质地、形态、颜色等,以此多方位地诊断病情。观察时间的长和短要看不同的情况,这是理性抗癌的第一步。以前,总认为癌症是洪水猛兽,不第一时间处理,明天说不定就没命了。这也给病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负担。
现在回头想想整个过程,当初如果把这个胳膊截掉,对患者一生的精神上打击会很大。按照我的经验,就算明确了癌瘤性质,60%的患者也是不需要(或不适宜)手术的。所以我才建议患者何荣德先安心服用中药,观察一段时间,追踪评估,不断调整治疗方案。
早期肿瘤患者可能无任何症状及体征,停留部位比较局限,性质也比较柔和,此时的毒性较小,比较容易处理。但部分肿瘤患者早期手术,并未延长患者生存时间,只是给患者增加了躯体的痛苦、心理的折磨和沉重的经济负担,而且还会有促进肿瘤扩散之危险——临床认为再完美的根治术,也无法保证后来不出现癌转移和复发,因为还有循环血中的癌细胞。有时不适当的手术,更可使患者提前死于并发症或合并症。
当然,医院在与患者签署了风险自担的协议后,就算是尽到了告之义务,从此免责,随后的治疗就由他们自行发挥,是好是坏,再无下文。国人对于这一情况,也早就默认接受了。
此外,恶性肿瘤不同于其它疾病,会侵袭和转移,迄今为止,世界上尚无理想的、抗肿瘤转移的西药进入临床使用。但如果治疗得当,病情还是有望能长期稳定,事实证明中医药防治肿瘤转移是多环节、多步骤及多途径地整体防治,有着许多明显的优势和特色。
以前有个陕西的患者对我说,他们单位的医生在体检后,劝告他要将腿上从小就有的几颗痣最好手术切除,以防癌变。没事的时候,就已经这样的大惊小怪,更不用说长出何荣德那样的恶性瘤体,自然是如临大敌,必先杀死而后快,又没有别的手段,只一味强调必须截肢。在有些医生看来,病人的恢复程度,和医生这种除恶务尽狠劲,是成正比的。与何荣德同时进医院的一个患者,开了个汽修厂,孩子刚上大学,患的是肺癌,进了医院后马上就手术,但很快去世了
所以,我们就是把瘤子成功完美的切除了,是不是就等于把病治好了、断根了看不见了就不存在了现代人只相信眼睛看得见的东西。只要病因还在,病灶很快会再恢复,病人再度遭受折磨。附带着,还要倾家荡产,债台高筑。
在治疗何荣德这个患者的过程中,有一个重要的心得,就是对于医生来说,要摸清患者的真实症状,在治疗中,如曾国藩所说,结老营,打呆仗,步步为营,随时调整。无论是软骨癌或是其他的恶性肿瘤,我们的目的,是要有效阻断器官损坏进程,防止新的癌灶出现。最关健的,从内部调节人体的正气与免疫平衡才是正,而且应该有个硬指标,就是药物本身没有什么毒副作用。
4
家住西安市灞桥区纺织城退休干部孙景章,2014年身体突然变得消瘦,到西安市某三甲级医院先后做了多次血检、CT、彩超、胃肠镜等相关检查,结论是早期胃癌,2015年初到20185月份在西安市三所三甲级医院五次住院治疗,花费将近十万元,先后采用西医、中西医结合,打吊针、吃药、喝汤药、理疗等均无效果,病情反而加重了,拉稀越来越厉害,每过一个月就瘦几斤,到后来剩下皮包骨头,体重从140斤下降到102斤,脸色发黄,睡乏困,五层楼都爬不上去。随着病情越来越重,病人对治疗已经失去了信心,把后事都给家里人交待了。
640 (3).png
患者孙景章近影,摄于2021526
患者找到我后,我详询病史,细察其症,患者长期腹泻,脾肾两虚。脾血为人体动力之源,是人体精气神的体现,一旦精血不足,往往表现引发患者头晕、腹泻、失眠及浑身乏力等症状,因此治疗上针对此脾肾两虚、气血交阻之证,设健脾补肾、化痰纳气之方剂,综合采用扶正固本治疗,通过养阴清热的中药进行调理,终于取得满意疗效。
与此同时,我发现这又是一个过度服用西药的案例。患者严格按照说明书,长期服用西药,胃黏膜出身损害。西药都只是针对病灶本身,治标不治本还耽误了病情。我晓之以理,告诉他靶药短期会有效,长期定会产生耐药性。他的脾胃功能本已受到严重影响。食物本是经过脾胃的运化后转为水谷精微布送至全身,但当胃气损伤,自然会导致食欲不振、纳差,气血生化匮乏致亏虚,五脏六腑得不到充分的营养,时间长了,又导致其他脏腑的虚衰。
胃有“喜润恶燥”的特性,脾喜燥而恶湿,湿盛则影响脾胃功能的运化,运化失职,无以升清降浊,导致运化功能下降。患者了我开的中药后,一个疗程就起了显著效果,腹泄次数减少,体重开始上升。吃了一年的中药,体重恢复到117斤,健康状况很好,脸色红润,上五层楼轻松自如,还可以带着老伴出去旅游。患者心情特别愉悦,这个病让他认识到,在维护和提高患者生活质量方面,中药具有独特的优势。中药毒副作用轻微,又可缓解许多临床症状。综合考虑阴阳失衡的切入点,扶阳抑阴,培元固本,灵活用药,选用温阳类药物助阳化气,辅阴成形,终于达到阴平阳秘之状态。 
5
曾有业内人士形容说:化疗之难,就像用同种药要烂掉右耳,却需保全左耳那么困难。放疗类似于火热之邪,有伤阴之弊,临床上有相当一部分肿瘤患者,无论能否手术切除、放化疗是否有效,其生存期其实未必延长,就算只说近期疗效,不少患者经化疗、放疗和生物治疗后,其痛苦也并未得以缓解。
2018一位叫王雅玲的患者确诊恶性肿瘤宫颈癌),医院给家病人只有三个月到六个月的存活时间。因为当时病灶过大位置也不好,随之就安排了放化疗的方案第二次化疗起患者就出现严重的反应吃啥吐啥喝口水都吐,做完后一周时间什么都不想吃,药劲在身体里作怪特别痛苦最难熬的是后面的4次化疗、29次放疗,整个人就像是被掏空浑身没劲头发也随着放化疗次数的增加脱落。做到第4次化疗时出现了感染,因为长时间打针血管都不好找到,最后甚至药物都打不进血管。
640 (4).png
患者王雅玲提供,摄于202056 
20193月底,患者结束了所有的西医治疗拖着虚弱的身体回到家里,在家了一段时间。但肠道反应很大,已形成放射性肠道炎,情况严重的时候还会肠道出血。患者和家属找到我经过辩证诊断,认定患者在个人证型中显著有两点,一是虚,二是淤。初期阶段正气的虚弱仅表现在胃气虚弱,接着表现为脾胃运化无力。正气亏损是肿瘤发生的主要原因,肿瘤发生后对机体不断侵害和消耗,再加上治疗攻伐过度,都在损伤人体正气,所以虚证在她身上表现特别突出。
我为其诊断后一周的药肠道功能有改善,通过两次诊治和后期的调理,患者情况稳定,一晃就过了年多的时间,随访时,患者情况良好,生活质量较高。
这位患者的情况很有代表性。作为活泼的生命体,癌毒也要顽强生存下去,会不断适应、变异、逃逸等,表现出耐药、暂时潜伏、逃窜、复发等特征。作为生物细胞,它是在变异中发展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癌瘤会自然消退。用中医药调整,生津润燥、补养气血、健脾和胃、滋补肝肾,在补助正气时,兼顾阴液,以调护为原则,比之化疗,未尝不是更有智慧而积极的疗法。
6
中医药防治肿瘤已有数千年历史,具有整体调节优势和特色。承认中医诊治肿瘤的这一优势,是有重要价值的,既有现实的使用价值,也有深远的科研价值。
肿瘤是瘀血、痰浊等病理产物聚于机体组织而产生的结块,其病因复杂,但可归纳为内、外因两个方面。外因为六淫之邪或环境污染,内因为正气不足和七情所伤。其核心病机为机体阴阳失衡,脏腑功能失调,经络阻塞,导致气滞血瘀,痰凝毒聚等相互胶结,属于癥瘕、积聚、噎嗝等范畴。历代中医从大量防治肿瘤的有效的辨证论治方药中搜寻稳定不变的要素,从表面的证效关系中长久观察着其内在关联。
“癌者,上高下深,岩穴之状……毒根深藏,穿孔透里”,此为《仁斋直指方论发癌方论》关于肿瘤病灶的描述。再如“噎枯在上,咽喉壅塞,饮虽可入,食不能下;膈枯在下,胸臆苦闷,食虽可入,至胃复出”(《证治汇补胸膈门噎膈》),这是食管癌及胃癌的叙述。从有限的记载中我们已经能体会古人对癥积或癌症的一个大致印象。
“凡癥坚之起,多以渐生,如有卒觉便牢大,自难治也。腹中癥有结节,便害饮食,转羸瘦”(《肘后备急方》);指肿瘤发生发展有一定过程,往往自我发觉时多属晚期,形成恶液质,预后不良。古代医家还为我们留下了一大批应用至今的有效肿瘤治疗方药方剂,放在今天,在对抗靶向治疗毒副作用方面,也发挥着一定的积极作用。
20年前我治过一个名为苏连叶的患者,她在西安国棉三厂工作。2001312日,在洗澡时于大腿左侧发现了有一个小疙瘩,摸上去有滑动感,第二天就到国棉厂医院去问诊。大夫认为是囊肿,住院14天后,在医院的建议下进行了手术。手术时发现都是一些絮絮状的东西,没有办法切得很干净,大夫说这些东西很不好,让我要有心理准备。术后四五个小时做了活检,认定是神经纤维瘤,是恶性肿瘤,就相当于中医的气瘤
这种“气瘤”,病变常系多发,散状分布,容易侵犯深部组织,肿瘤又无明显清晰的界限,手术虽然做了,但难于一一切除或完整切除,化疗更难以达到根治效果。化疗时常显恶心、呕吐、食欲不振、便秘等症状,一周至两周就可能出现气血异常,甚至肝肾功能都可能受损。
肺主气,主一身之表,由于元气不足,又或因先天禀赋不足,脏腑功能失常,肺气失于宣和,以致气滞痰凝,营卫不和,脾虚无力运化津液,水液留滞肌表,久而凝聚,积久成形。当时患者精神萎靡,体质非常虚弱,心理负担也重,说真想不到自己会得这样的病。她和家人多方去认识病情,医院给了几种不同的说法,更是让他们难以适从。我给苏连叶及家属讲了不少,建议他们,最好能按照“能中不西”、“先中后西”之原则,调动起自身的抵抗力,脏腑自调、百脉自畅、气血自平,就不会再有复发的危险。
经过我的劝说,患者没有进行化疗,我用中药与针炙为之调治,患者慢慢消除了心理负担,日常生活都逐渐恢复了原态。这些年来我多次患者家中回访观察患者和正常人基本一样,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中医治疗,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适当的。由于个体体质差异、疾病发展阶段等因素,临证之时不可一概而论,务必谨守辨证论治原则,四诊合参,详辨病机主次,灵活运用理气、涤痰、化瘀诸法,有所侧重,定可获效。“虚”乃气瘤病机之根本,如果禀赋足、元气充,治疗得法,气结、痰凝、血瘀都有可能会较快散去,无论病机有多复杂。
我给苏连叶治病的年代,当时化疗药物正在兴盛时期,被广泛使用。我对中医药防治放、化疗毒副反应的认识也在不断加深。很多患者也慢慢省悟,肿瘤转移与复发是临床肿瘤治疗失败的主要原因。说一千道一万,改善患者生存质量,才是评价中医治疗方案的重要指标。我治愈的众多癌症患者,也一再证实了中医在这方面的优势。
640 (5).png
苏连叶近照 
7
进入20世纪后,世界各国部分癌症的发病率/死亡率都有明显下降。这正得益于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和对癌症过度诊治的减少。但这不是癌症治疗理念与技术上的根本性突破。
癌变起因或诱因复杂。可以说所有影响生命过程之因素,都可能起着某种作用。我始终认为,肿瘤发生的最大原因,就是正气虚损,病邪侵入后,有瘀血、气滞、痰湿等表现,这一过程由旷日持久的失衡而加重,治疗重点,应为长期调理,如软坚散结、活血化瘀、化痰理气等,不求对肿瘤杀之而后快,所以有时需要比西医更长久的治疗。但长期归长期,有观点认为针对肿瘤初期者,可以手术治疗为主,这话我也是不同意的。
提高机体的正气或抗癌力,对防止肿瘤转移及长期存活至关重要。手术易耗正气,即使在初期,也易造成病人气血阴阳耗损,或五脏功能衰竭,为后面的持久战埋下隐患。如果再用单纯攻伐的西医药物治疗,则易使已虚的正气更虚,抗癌力更进一步下降,更易导致残存的癌毒复发和转移。
所以针对初期肿瘤,最好的办法,也是用中药治疗,用补益气血、滋补肝肾、养阴助阳等“扶正”药物,抵制肿瘤长期的慢性消耗,使内气增强达到人体阴阳平衡,帮助克制甚至最终战胜肿瘤,促进康复,从而使中晚期癌症患者也能得以更为长期的存活,并保证更好的生活质量。
2011年,接诊了一位年近48的女患者,名叫李鹏,西医诊断为卵巢囊肿,当时情况并不太严重,医生也是要求立即住院进行手术治疗。患者体质差,自我感觉对西医的手术和放化疗折腾不起,于是找到我也答应为她治疗。她立即回医院办理出院手续,主治大夫郑重劝告:你这病,吃一卡车中药都没用,决不能再耽误了,人命关天,你一定要听劝。但患者决心已定,最终在家人的陪同下办理了出院手续,开始接受的中医治疗。
从医院出来当晚就开始服药,令患者没有想到的是,服药后肚子痛、腹胀的症状都有所缓解,这给了患者极大的信心,在连续服药一个月后,在陕西省人民医院做B超检查,包块竟然小了一圈(98mmx58mm),患者无比激动从此更坚定不移地服用中药,病情逐渐好转,每隔两个月做一次B超检查,包块一次比一次小,精神也越来越好,脸上的斑慢慢淡化,肚子不疼不胀。患者一直服了九个月中药,直到都劝她:不用吃药了,你的病真的好了。患者又去医院做了B超检查,结果包块真的没了。停药一年多我回访时,患者身体各方面都非常好。直到现在,患者都没有再复发。
这六十年来,我见过形形色色的癌症病人,越来越认定肿瘤不是一个局部的病变,而是一个全身性的疾病,是一种因虚致病,本虚标实的疾病。癌症患者一般都敏感多虑,听了西医似是而非的各种指标,危言耸听的各种论断,会更紧张,容易处在应激状态,回家后连饭都不想吃,提心吊胆,易使病情加重。这也是潜在的促其癌变不消停的重要原因,是康复路上最大的一只拦路虎。
肿瘤发展到一定程度,精气耗伤,饮食日少,倦怠无力,形体日见消瘦,此时手术、放化疗等治疗,都会进一步损伤人体的正气。所以要用中药发挥作用,一方面通过固摄正气,防止正气耗散,纠正正虚失固状态;另一方面通过固摄癌毒,防止和减少癌毒的扩散与转移。 
8
从长远来看,中医中药对肿瘤的治疗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与发掘。但是至少,随着医学模式的转变,目前肿瘤的疗效评价标准,正在逐步由注重瘤体的大小这一硬指标,转向更加注重生存质量等软指标。这与中医“带瘤生存”的理念不谋而合。
我治愈的癌症患者中,有不少是老年人。1998年初,陕西省公路局机械厂离休干部张兴文,自感肠胃不舒,就服用胃舒平,后来竟一大包一大包的吃,也无济于事,接着饭量大减,体重也减了20多斤,同时发现全身和小便发黄,浑身发痒。次年三月,他住进了西安附属医院,经检查化验,认为是胰腺和肝胆有问题,后又到附属二院确诊,被诊断为胰腺癌,重度黄疸。他返回住进附属一院,医院决定做胰腺切除手术,要对四五个人体重要部位下手,并且明言前景并不乐观。患者被吓住了。他坚决拒绝手术,经朋友介绍,请为之治疗。
见到张兴文时,患者全身皮肤巩膜黄染,发痒,腹疼,浑身无力,精神已近垮掉。他体内的气血达到重度亏虚,运行失常,痰瘀互结、气阴两伤,包括五脏、六腑积累了很多毒素,这样就使体内失去平衡。我为之做了不少思想工作,开了五副中药,要求按时吃药,并按时进行。服药后张兴文感觉良好,黄疸减退,腹胀减轻,疼痛缓解,饮食增加。
在治疗中,每次见面,我都会劝他彻底忘记自己的病情。在临床过程中,患者主观感觉与局部客观病灶或客观指标不一致、病灶大小(或有无)与生存期的不一致等现象,往往会影响患者的心情,进而影响疗效。许多恶性肿瘤与自然的衰老过程有关,病人已年长,如果过度劳损、精神紧张,可进一步引起机体抗癌力下降,使被压制的癌毒复活或趁虚而出,加剧癌毒的扩散与转移。在肿瘤晚期的中医治疗过程中,患者的症状获得明显的改善,生存期也得到一定的延长,但瘤体并未缩小甚至有所增大,这时西医的很多解释都是无效的,还不如由它去。
张兴文听从我的劝告,并不在意病情,不再去医院。后来根据病情,给予药物加减变化,服用三个月后,症状基本消失。又坚持治疗两个月,他终于忍不住去医院检查一次,身体基本正常。
人体是一个复杂而完善的系统,当系统中的各部分,都协调而且平衡时,系统就能正常运转,即使有外来邪毒,也能逐渐压制、消灭或者排出。中医治的是,在治疗过程中讲究辨证论治,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患者的主观感受上,关注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
按医院的说法,患者能活几个月到半年就很不错了。后来一晃八年过去,期间单位几次组织老干部体检,张兴文一切都很正常。我是在患者72岁那年给他诊治的,后来老人活到90岁而寿终,病情再未复发。
640 (6).png
张兴文痊愈后与薛应中大夫合影 
9
很多患者曾经都有认识误区,觉得“越贵的药越有效”,他们的基本出发点是“一分价钱一分货”,盲目认为价格高的西医药品科技含量高、工艺新、疗效肯定好。后来才想明白,药价的高低,并不是根据药物的疗效而定的,而是由工艺过程、销售环节之类因素决定的。
所以,到我这里来的病人,多是这样,吃过苦头,受过教训,醒悟之后辗转找来的。现在他们多能够理性地看待疾病,特别倚仗医生对病情的整体把握和准确诊断。治病不一定非得声光电一起上,“简”“验”“廉”岂不更好。而且彼此的信任也更多。这对于医患双方来说,都是好事。
很多患者我见到后,就知道是人体元气消耗太大了。还有如外科手术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失血,导致以血为载体的元气随出血而直接损失;放疗及化疗均属攻伐之术,祛除癌邪,亦直接耗伤正气、损伤脾胃,影响元气生化之源。气是增强脏腑、经络、气血功能的关键,本就有免疫功能;用西医能勉强理解的话说,也就是具有微循环的功能。“治大国如烹小鲜”,治病养病也是这个道理,不可乱来。只要相信中医,辩证得当,就会有好的效果。很多患者都是心理负担过重,把自己吓死了。要努力减少自己的焦虑和恐惧,以积极的态度对待疾病,增加信心。
中医治疗癌症的经验丰富,掺杂在浩瀚的中医治疗学中。医生不是神,应当承认面对疾病时力量有限,况且病家以性命相托,医者自当报以赤诚,不为名利所诱而夸大疗效、杜撰病例。除医者自律,这也要靠真实诊疗记录提供依据一些人把疗效吹得很神却没有像样的病案佐证,拿不出足够的病案资料,我们就有理由质疑其可信程度,当然,案的开放性还须以法律对知识产权的有力保护为前提,中医也是如此在这方面,我积累了大量一手的病案资料,真切翔实,以上几例,只是其中极小的一部分。我个人几十年大量的临床实践也表明,中医药在防治放化疗毒副作用,增强机体免疫力,提高患者生存质量方面具有显著的效果。
中医治疗恶性肿瘤具体方法很多,如扶正培本法、活血化淤法、清热解毒法、软坚散结法等。现代医学研究也证实扶正中药具有抗癌作用,具有提高肿瘤治疗的近期及远期疗效,通过调动、激发机体本身的机能以纠正气机、阴阳失衡,能有效地减少患者痛苦。总而言之,延长患者生存时间,改善生活质量,探索如何取得最后/最大的胜利且代价最小,这才是医学的最大意义所在。进一步发掘、开展相应的临床和实验研究,一定会使中医学的重大成就为世界同行所接受、承认、应用,并造福于广大人民。


 
 
上一篇:柚皮王·治末病
下一篇:中医大师薛应中先生
   
关于我们 | 网站简介 | 服务项目 | 新闻中心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民间名医网-中科中新(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电话:010-89218016 手机:13071117606  
邮箱:18911881193@189.cn QQ:316065576 微信:18911881193  
京ICP备19016078号-2  
本站不提供药品、保健品、医疗器械在线交易和产品咨询,个人购买者请到医院和药店咨询!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网站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名医网微信公众号 民间名医通讯录 客服微信